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辽0103民初11115号
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东陵区文洲街19-3号301。
法定代表人:王娜,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辽宁紫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腾丹丹,辽宁紫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福明路嘉汇新城汇商中心3601。
法定代表人:严四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付光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满初,该公司员工。
第三人: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146号(1-4-3室)
法定代表人:尤益建,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那灵芝,该公司员工。
第三人: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54号。
法定代表人:吕建宏,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焦兰云,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施兴旺,该公司员工。
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第三人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滕丹丹,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满初、付光强,第三人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那灵芝,第三人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焦兰云、施兴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起诉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判决书数额6951899元及自2017年1月20日始计算的利息);2、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资产负债表之外负债数额7358703元;3、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起诉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导致生的诉讼费用等各项费用247742.99元;4、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违约金1045000元。总计:15603345元。事实与理由:2014年11月30日,被告同原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被告将其旗下的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100%股权以1045万元转让给辽宁飞毛腿公司,同时约定辽宁易天所有资产,负债以2014年11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为准,资产负债表外如有负债则由深圳易天自行承担偿还责任。协议签署后,在辽宁易天公司正常经营过程中陆续发现协议附件1中资产负债表以外的对外债务,2017年1月18日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诉称“2010年起向股权转让前的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提供手机等货物,截至2014年10月共拖欠其货款5541493元”,后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向法院提交追加诉讼请求申请,155080.12元,总计7092303.12元。2014年11月30日前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应付货款260523元,重复记账金额274987元,地市移动产地租赁费2089900元,代售移动花费包330500元,接收应收款差异185353元,移动预存款账户欠付190495.5元。原告认为被告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时明知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对外欠付巨额债务且存在重大纠纷,在交易时不做说明,提供资产负债表时故意隐瞒,属于合同欺诈行为,被告需向原告承担转让价款总额的10%作为违约金。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辩称,一、飞毛腿公司并非本案适格原告、深圳易天公司并非本案适格被告飞毛腿公司与深圳易天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后,飞毛腿公司、深圳易天公司及案外人魏群、尤益建于2015年6月3日签订了《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该补充协议书第二条明确约定,经飞毛腿公司申请,深圳易天公司将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即目标公司)股权转让受让人变更为魏群、尤益建,且魏群、尤益建亦作为该补充协议书的一方当事人签字同意履行原《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因此,应当认定《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作为股权受让人——飞毛腿公司的权利义务已经转移给案外人魏群、尤益建,即《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合同主体已经由飞毛腿公司变更为魏群、尤益建,飞毛腿公司就股权转让而言不再享有《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的任何权利,亦不承担相应义务。实际上,上述补充协议签订后十天内,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股东即由深圳易天公司变更为魏群、尤益建,说明魏群、尤益建亦实际参与了《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的履行。同时,各方签订的《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附件明确载明“至此辽宁易天公司的债权、债务已全部交由股权受让人魏群、尤益建负责”,且魏群、尤益建亦在《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及该附件上签字捺印,说明魏群、尤益建愿意负担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债务,因此,即使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存在或有债务或者即使深圳易天公司应对辽宁易天公司债务承担责任,该债务或责任亦已经转移给魏群、尤益建,若飞毛腿公司认为其有权依据协议主张权利,其主张的对象亦应为魏群、尤益建,而并非深圳易天公司。因此,答辩人深圳易天公司认为,《股权
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受让方魏群、尤益建,飞毛腿公司已非《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股权转让的受让人,其不再享有《股权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的任何权利,深圳易天公司亦不需再对辽宁易天公司的债务承担任何责任,现飞毛腿公司依据《股权转让协议书》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主体不适格,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其起诉。二、《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已将股权转让前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债权债务清理完毕,各方无权再次主张,《股权转让协议书》签订后,飞毛腿公司及魏群、尤益建认为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资产和负债与《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不符,经与深圳易天公司协商,各方重新核对了第三人
辽宁易天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并签订了书面的《股权转让补充协书》,该协议书第一条第3款明确约定“本协议签订后,甲方(深圳易天公司)对辽宁易天公司的债权、债务不再享有任何权利和承担任何责任,现有的债权、债务由乙方(飞毛腿公司)享有和承担”,同时该补充协议第一条第4款进一步明确“本协议签订
后,甲方对原协议第三项第3点(所有资产、负债以辽宁易天2014年11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为准(附件1),资产负债表外如有或有负债,则由甲方自行承担偿还责任,乙方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中应承担的责任已全部履行完毕,甲方无需在承担任何责任”。因此,根据该补充协议上述两款约定,飞毛腿公司已与
深圳易天公司就“2014年11月30日资产负债表”外或有债务的承担进行了再次处理,即:深圳易天公司以减少股权转让款395万元的方式一次性地概括承担了“2014年11月30日资产负债表”外的全部或有债务,双方就此意思表示非常明确:减少价款后,无论“2014年11月30日资产负债表”外的或有债务数
额为多少,均与深圳易天公司无关,深圳易天公司当然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因此,无论是飞毛腿公司还是魏群、尤益建,均无就“2014年11月30日资产负债表”外的任何债务再次要求深圳易天公司承担相应责任。三、本案应追加魏群、尤益建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前已述及,魏群、尤益建系案涉《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及附件的合同签约主体,且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股权已转让至魏群、尤益建名下,魏群、尤益建系《股权转让协议书》、《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项下合同权利义务的承受人,与本案的处理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案应追加该二人作为本案第三人参诉讼。最后,即使飞毛腿公司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其并未提供
何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情况,故其要求按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标准支付违约金没有依据,该约定标准明显过高,若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深圳易天公司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亦应当对违约金的标准予以降低。综上,答辩人深圳易天公司认为,飞毛腿公司无权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且深圳易天公司的被告地位亦不适格
各方签订的《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及附件已对第三人辽宁易天公司的全部或有债务进行了处理,各方均无权再次主张,飞毛腿公司的各项请求均无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依法应当予以驳回。第三人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述称,原告起诉的数额没有异议,要求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承担原告起
诉的金额。魏群是我公司的股东,尤益建是我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第三人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述称,我们不清楚原告与被告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通过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供货给中国移动公司。我们与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之间的帐目是从2010年至2013年之间有未结算的帐目,我们也已经起诉了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一审已经审结,二审在审理阶段。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到庭当事人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资产负债表、《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及附件、《民事判决书》、银行转款凭证、发票复印件、委托代理协议、告知函、企业信息查询等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受让方(乙方)与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作为出让方(甲方),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一份,约定: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于2010年1月20日成立,由甲方全资经营,注册资金为民币贰仟万元,注册资本金世纪出资到位。甲方愿将其占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乙方;经甲方公司股东同意,现甲乙双方在平等、自愿、互利互惠的基础上,一致同意甲方将其所拥有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乙方。本次股权转让基准日为2014年11月30日;转让总价款为1045万元;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三天内,乙方应向甲方支付全部股权转让价款。所有资产、负债以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2014年11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为准,资产负债表外如有或有负债,则由甲方自行承担偿还责任,乙方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下列条件全部成就之日为本合同生效之日1.本协议经双方签署后,本协议即成立。2.乙方应按本协议所约定日期全额支付甲方股权转让价款1045万元;3.乙方应按本协议确定股权转让基准日的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资产负债表所列示的应支付甲方的往来账款3931180.71元,且同意在三日内全部支付给甲方。违约责任:如甲方违反本协议任何一项义务、声明和保证,须向乙方支付违约金,违约金违转让价款总额的10%。2015年6月3日,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甲方)、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乙方)与案外人魏群、尤益建(丙方),三方就上述“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一事签订《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一份,约定:一、转让价款的变更1、经乙方提请,甲、乙双方重新核实原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发现与实际情况存在不符之处。2、经甲、乙双方协调,一致同意将原股权转让协议书的标的总价款
人人民币1045万元调整为650万元,减少人民币395万元,减少价的具体项目见附件1。3、本协议签订后,甲方对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债权、债务不再享有任何权利和承担任何责任,所有的债权、债务由乙方享有和承担。4、本协议签订后,甲方对原协议第三项第3点(所有资产、负债以辽宁易天2014年11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为准(附件1),资产负债表外如有或有负债,则由甲方自行承担偿还责任,乙方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中应承担的责任已全部履行完毕,甲方无需再承担任何责任。二、股权受让人变更1、经乙方申请,甲方同意将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受让人变更为丙方。2、受让人的变更不影响甲、乙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书》的其他条款的效力。现原告对以下补充协议附件标注的负债项目存在异议:一、平台铺货应付账款项目:1、沈阳中邮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12729元(附结算单);2、天力金网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76869元(附结算单,对方已开票给辽宁易天);
3、天音通信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55190元(由深圳易天处理);4、摩迪电讯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3956770元(委托魏群、尤益建代为处理,但责任由深圳易天承担);5、沈阳顶创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279720元,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93000元(有结算单据的金额为4995元;最终双方约定按飞毛腿提供的数据的3分之一打包交由魏群、尤益建处理);6、大连欧珀魏群
尤益建提供数据196495元(交接时已体现,由魏群、尤益建处理);7、恒天辉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740564元(由深圳易天处理);8、终端公司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11 577 900元,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762056元(附结算单,金额为1762056元,其余事项由魏群、尤益建处理);9、辽宁中邮魏群、尤益建提供数据63 356元,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63356关于股权转让主体的问题。就“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股权一事,先由原、被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后,在《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书》中变更魏群、尤益建为买受人,但原告、魏群、尤益建均明确表示魏群、尤益建系代为原告持有“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的股份,故原告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权利受让人向被告主张权利并无不妥。关于“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在股权交割日前超出资产负债表及补充协议所列债务的具体项目及数额问题。根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款由1045万元降为650万元,减少人民币395万元。减少的395万元即为附件1中深圳易天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一项的总额故包含在395万元债务范围内的债务不应当由被告承担。根据第三人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及原告提供的相关证据,上述395万债务包含:沈阳中邮112729元;天力金网76869元;沈阳顶创93000元(辽宁易天实际支付88910元);终端公司1762056元(辽宁易天实际支付1759721.5元);辽宁中邮63356元(辽宁易天实际支付74186元);易天沈阳分公司重复销售274987元;易天抚顺分公司房租150000元;代销未结差异160000元;易天抚顺分公司2014年代售移动话费包330500元;锦州移动多结算应退还款项9600元;易天沈阳分公司移动垫付款916903元。另该补充协议附件1负债表备注一栏中有三种情况:第一,未标注责任由哪一方承担。第二,标注由魏群、尤益建处理。由于魏群、尤益建系原告方的持股人,该部分债务应当视为由原告承担,超出的部
分如与2014年11月30日之前产生的债务,由被告承担。第三,标注由深圳易天承担或处理,其中包括:天音通信55190元,摩迪电讯(经生效判决确认数额为6951899元),恒天辉740564元。结合原告的诉讼请求,原、被告就以下三方面债务存在争议。第一,与供应商平台铺货应付账款。1.沈阳中邮普泰移动通信设备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12 729元;该笔欠款包含在减少的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2.沈阳天力金网通讯有限公司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76869元;另被告与沈阳天力金网通讯有限公司签订《财务清算协议书》,约定同意承担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292131元;欠款76869元已包含在减少的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欠款292 131元系被告与案外人天力金网达成和解,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尚未实际支付该欠款,与原告无关,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3.沈阳顶创世纪电子科贸有限公司 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93000元(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实际履行金额为88910元),该欠款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且与约定少支出的部分亦应予以扣除;4.终端公司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762056元(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实际履行金额为1759781.5元),该欠款包含在减少的
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且与约定少支出的部分亦应予以扣除;5.辽宁中邮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63356元,该欠款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但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实际履行的金额为74186元,超出的部分10830元应当由被告承担;6.恒天辉欠款740564
元,被告已承诺由其处理,且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尚未实际支付该笔欠款,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7.大连欧珀已标注交接时已体现,由魏群、尤益建处理,据此,该部分债务已在资产负债表中披露,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8.天音通讯欠款55190元,已注明由被告承担,且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并未实际履行该欠款,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第二,重复销售记账部分。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274987元,该款已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第三,地市2014年应付房租部分。易天抚顺分公司房租,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50000元,该款已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该项请求不予支持第四,2014年代收移动话费包部分。易天抚顺分公司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330500元,该款已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第五,代销未结差异部分。1.代销未结差异集团采购,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金额160000元,该款已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2.辽宁省移动差异,因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项债务,故不予支持。第六,移动垫付款(预存款账户)部分。1.易天沈阳分公司魏群、尤益建提供的数据为1206095元,被告与魏群、尤益建约定打包金额916903元,该款已包含在减少转让款395万元总额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关于摩迪电讯债务问题。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与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已经两级法院审理,判令辽宁易天移动数码有限公司给付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手机款6951899元及利息,两审的案件受理费及保全费共计128224元,
根据原、被告的约定,沈阳摩迪电讯有限公司的责任由被告承担,故上述手机款及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应当由被告承担。关于违约金的问题。原告主张的债务均已在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资产负债表及附件中披露,虽部分数据存在差异,并不构成被告的根本违约,故原告主张被告违约,不予支持。关于代理费的问题。根据原告提供的第三人辽宁易天与辽宁紫泰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及发票,第三人辽宁易天与第三人摩迪纠纷一案,两审共支付律师费119518.99元,该费用应包含在原、被告约定股权转让被告应承担的范围之内,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七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如
下:一、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三十日内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款6956364.5元(手机款6951899元+辽宁中邮货款10830元-顶创货款4090元-终端公司货款2274.5元=6956364.5)及手机款5951899元的利息(自2017年1月2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二、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建效力后三十日内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案件受理及保全费128 224元;三、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效力后三十日内给付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案件代理费119518.99元;四、驳回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760元,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负担62233元;由原告辽宁飞毛腿科技有限公司负担6527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深圳市易天移动数码连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杨宁
                                                                                                                                                                                            代理审判员张琪
                                                                                                                                                                                         人民陪审员郑秀丽
                                                                                                                                                                                               书记员      马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