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

辽宁省黑山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辽宁省黑山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辽0726民初2193号
 
原告:霍杰,男,1965年9月20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 210782196509204030,住北镇市中安镇范家窝堡村310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宏,辽宁成功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2101198710675414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军(系霍杰妻子),女,1963年9月29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210782196309294027,住北镇市中安镇范家窝堡村310号。
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黑山县黑山镇中大中路229号,营业执照号91210726734235300y。
 
法定代表人:聂殿义,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玲,系该公司法律顾问,身份证号码:210726196709110089
 
被告: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住所地黑山县黑山镇中大中路229号,营业执照号:912107261210199630
 
法定代表人:陈雷,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诉讼人:李红玲,系公司法律顾问,身份证号码:210726196709110089
 
被告:李亚全,男,1957年2月28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210726195702280072,住所地黑山县黑山镇东关村4-132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权,辽宁君盈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2101200110291416.
 
第三人:吴绍林,男,1967年6月2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210726196706026519
住黑山县黑山镇城关村7组214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辽宁紫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2101201110323302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海龙,辽宁紫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06011710110092
 
原告霍杰诉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李亚全,第三人吴绍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16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立新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霍杰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军,高宏,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及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玲,被告李亚全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权,第三人吴绍林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陈海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霍杰向本案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及第三人给付人工费106万元及利息20万元,2,被告及第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5年4月份,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将地处黑山县滨铁路南侧,工业大街西学府铭城商住楼(一期)建设面积为9932平方米的工程项目(10号,11号,12号楼)城建任务,发包给被告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之后该被告转包给被告李亚全承建,经本案第三人吴绍林介绍(吴绍林与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合伙投资人吴绍鹏为同胞兄弟),将被告李亚全承建项目中的劳务分包工程包给本案原告施工。2015年5月份,由原告组织30余名农民工入场进行实际施工并负责垫付工资,生活费等全部费用。该项工程于2015年年底竣工,商住房屋已全部售出。包括该项劳务分包的工程款在内的土建工程款是否已结算,是否被第三人占有原告不确定,但原告至今没有得到该项劳务分包的工程款,导致无法支付农民工工资,及无法收回个人垫付的工资及相关费用和利润是事实,上述当事人存在恶意拖欠农民工资的违法行为,为维护农民工及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法律有关规定特向贵院予以起诉,望支持上述请求。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出证据如下:
1,学府铭城一期霍杰垫资支出明细表,拟证明霍杰垫资情况
2,借资凭证,拟证明实际施工人由霍杰支付工资的借款
3,20人证明材料,拟证明20人参与了建设并且由原告支付工资,原告是实际施工人。
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辩称,本案的事实是:吴绍鹏,王大可开发建设学府铭城。之后以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名义进行开发,以被告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名义进行建筑,实际发包人是吴绍鹏,王大可,将工程转包给李亚全,所以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并非实际发包人,实际发包人已将工程款全部支付完毕,因此,根据法律规定,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不予承担责任。
 
被告李亚全辩称,霍杰是我承包学府铭城10号,11号,12号楼土建承包人,因为他有能力垫资,吴绍林只是介绍人,因为他弟弟是开发商的投资人,开发商给我结算574万元工程款,适用21套房屋抵的,其中三套房一个车库价值为119万元,是开发公司直接售出后给我开出了收款收据,但没给我钱,这笔钱119万元应该给霍杰劳务人工费106万元,剩余13万元应由吴绍林还给我,因为三套房,一个车库卖房钱有吴绍林控制,应该返还给我,因此,向法庭要求吴绍林给付我13万元。综上所述,我没有得到相应的119万元工程款,我也无力支付106万元的人工费。
 
李亚全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收据9张,拟证明李亚全是10号,11号,12号楼的项目承包人。
第三人吴绍林辩称,一,原告非本案适格诉讼主体。原告无证据证明其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应驳回其诉讼。二,第三人吴绍林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及工程承包人。原告不是实际施工人:1,从工程结算角度分析,开发商已将工程款交付给被告李亚全,被告李亚全已经将案涉工程款的劳务费用交付给吴绍林,两人之间的工程结算事实清楚,在无债务纠纷,2,从日常资金流向分析,第三人负责工程施工期间的工人工资,日常生活费用,工程所涉相关费用的支出,是案涉工程的承包人,3,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角度分析,原告是案涉工程中的一名工作人员,而非实际施工人,2015年6月30日,原告向第三人预支伙食费5000元,2015年7月26日因霍龙生小孩第三人向原告支付20000元,原告负责施工现场管理,保管相关账册和票据,对工人考勤日常生活费用支出十分了解,充分说明其在案涉工程中的岗位职能,2016年7月4日,第三人一次性向原告支付120000元,其中70000元工人工资,由原告代发,50000元为原告个人的劳务费用,4,从建设工程施工实际情况进行分析,首先,建设施工过程中,工人要接受工程方,监理方的监管,而原告未参与过会议或者与工程相关方进行沟通协调,第三人去参与由项目方组织的相关会议,并与相关方进行沟通协调,案涉工程也不需要垫资,根据工程进度,用楼房和车库出售款进行施工,与原告所述垫付说法不符,原告对于工程结算标准和工程款不十分清楚,很难让人信服。三,原告为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属于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李亚全的答辩与其票据签字存在矛盾,根据第三人提供的李亚全妻子的录音,足以说明李亚全不能正常书写,而其第一次庭审的答辩状为打印稿,因此,其第一次庭审的答辩不可采信,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与李亚全之间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也不能证明其是案涉工程实际承包人,应驳回其诉讼。综上所述,原告并非案涉工程实际承包人,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同时该工程已结算完毕,第三人吴绍林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承包人,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吴绍林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1,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学府铭城分公司专用收款收据2张,收据1张,邮政储蓄银行客户回单1张,学府名城售楼处专用收款收据4张,商品房销售确认联络单2份,郑赞,郭秀杰,王荣证明,拟证明案涉劳务工程实际施工人是吴绍林,李亚全已经获得工程款。
2,吴绍林记账本10页、陈颖新收据1份,拟证明吴绍林是案涉工程承包人,工人工资、生活费由吴绍林支出;霍杰管理现场预支相关生活费;吴绍林同李亚全妻子的录音,拟证明案涉劳务工程实际承包人是吴绍林,劳务工程款已结算完毕。李亚全第一次答辩意见非本人真实意思表示。李亚全身体状况与出具书面答辩意见不符;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一、2015年4月,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学府铭城分公司以被告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黑山县住宅建筑工程公司名义开发、建设地处黑山县滨铁路南侧、工业大街西学府铭城商住楼(一期),工程建设面积为9932平方米,工程项目(10号、11号、12号楼)的承建任务,发包给被告李亚全;
二、黑山县腾飞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学府铭城分公司已用21套房屋抵账向李亚全结清了承建项目的工程款;
三、1、吴绍林提供的记账本记载:2015年6月30日霍杰借款5000元,借款用途为工地用;2、原告提供的证人刘从军,系李亚全承建项目的劳务分包工程的工地粘瓷砖人员,刘从军证是吴绍林找其工作,工钱有一部分钱是霍杰支付的,一部分钱吴绍林支付的;3、2015年10月23日吴绍林向陈颖新借工人工资款35000元;4、吴绍林实际参与了案涉承建项目劳务分包工程的工程款结算;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证人刘从军证言、吴绍林提供的记账本关于霍杰借款5000元的记载、收款收据2张、收据1 张、邮政储蓄银行客户回单1张、学府铭城售楼处专用收款收据4张、商品房销售确认联络单2份、李亚全提供的收据9张、陈颖新收据载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霍杰是否为案涉劳务分包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实际施工人是指与发包人全面实际的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并形成了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的承包人。本案原告霍杰主张自己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和投资人,并提供证人证言、学府铭城一期霍杰垫资支出明细表、借资凭证等证据,对自己的主张加以证明。经审查,原告提供的证据,是原告单方保管书面材料,并没有工程其他方的签字确认,不足以确认原告提供的收据、出勤表、借资记录等是否与案涉劳务分包工程具有关联性,即使在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得到确认的前提下,也仅能说明霍杰参与案涉工程施工管理工作,因此,原告提供的证据没有完全的证明力,不能单独作为认定霍杰是案涉(10号、11号、12号楼)劳务分包工程实际施工人的依据,原告应提供相关证据补强其现有证据的证明力,但原告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因此,原告主张其是案涉劳务分包工程实际施工人,证据不足;另外,霍杰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与李亚全之间具有合同关系,只是李亚全认可将劳务分包工程发包给原告霍杰并由霍杰出资并独立完成施工,但该主张与李亚全和吴绍林进行工程款结算以及吴绍林支付工人工资款、霍杰向吴绍林借工地用款及李亚全主张吴绍林应返还其13万元工程款的事实相互矛盾,李亚全对上述事实不能做出合理解释。因此,
仅凭利害关系人李亚全的单方认可,不能认定霍杰就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根据吴绍林向刘从军支付工人工资、向陈颖新借工人工资款、向霍杰支付借款5000元的事实,案涉工程与吴绍林不无关系,这些事实也与霍杰主张自己是实际施工人、投资人的主张相矛盾,因此,根据第三人主张的事实和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认定霍杰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投资人;综上所述,原告主张其是案涉工程实际施工人的主张,证据不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
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霍杰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全面实际的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其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要求被告及第三人支付工程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证据不足,依法驳回霍杰的诉讼请求。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霍杰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250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霍杰承担。
如果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王立新
 
                                                                                                                                                                              二0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安安